职场素描

发布者:来源:西安新闻网-西安晚报发布时间:2020-09-22浏览次数:74

职胜奇/摄

  ◎峰岭

  办公桌

  办公桌,是你得厮守半辈子的那个东西。一天里最好的时光,一生里最好的时光,都耗到这了。它淡灰色,像一张理性的脸。上面摆着电脑、电话、文件夹、笔筒,如同农夫屋角放着的锄头、铁锨、镰刀。你趴在它上面查资料、做方案、核算……忙着另一番春种秋收。办公桌就是你的那一亩三分地。

  和办公桌相配的,是深灰色制服、白色工牌、挽起的长发。这层楼里的每个人都有一样的办公桌,一样的着装,大家守在各自的桌前干这干那,你和她或他都差不多,看不出谁外向谁内向,或谁好一点儿谁坏一点儿。办公桌是四方台,那是制度和纪律的形状,容不得个性和散漫。只要你坐在它面前,你就尽量不能烦躁,不能情绪化。即便有人对你无理,你也得面带微笑,教养在线。办公桌无时不在提醒你的角色意识,如果你在办公桌旁边发脾气,性质会更严重。办公桌旁边的你,是你身上最社会化的那部分。

  日复一日,办公桌如磨刀石一样磨砺着你。让你学会了搞策划、拟合同、谈判、写报告,习惯了硬冷的制度,学会了跟各色人相处……办公桌直截了当的四条棱剪裁掉了你身上的锯锯齿齿,让你走向沉稳自信。当你用胳膊肘把它磨光了的时候,它也把你磨光了。

  平平的办公桌并不平静,谁都明白自己办公桌的分量。它向你要业务量,要合格率,要利润,要业绩……要是你交不出来,到了年底,也许这张办公桌就不再是你的了。每年这层楼里都会有几张办公桌易了主人,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。所以,坐在办公桌旁没事干你着急,事情挤成一堆也着急。摞在办公桌上的事情常常追你到公交上、餐桌上,甚至睡梦里,把工作的压力渗透到你的生活中。

  办公桌木呆呆的,正如办公桌边的日子,可你并不会因此轻视它。因为你知道,有的回报是从过程里直接获取,比如美食、音乐,但办公桌的回报更多的是从结果。人们如果不是为了收获又为什么要播种呢。当然你得清楚,这年头僧多粥少,它离得开你而你却离不开它。

  办公桌虽坚硬,但只要用心耕种,照样会生根发芽。你卖力了,收成就好;懒散了,就歉收。它不管你是男是女,出身高低贵贱,它拿成绩说话。平展展的办公桌上有着相对的公平和稳定,你未必能踩着它爬上去,但它也不会轻易让你跌下来。不像有的事情,比如情感、股票,你付出了个西瓜,也可能只收获一粒芝麻。

  办公桌把你和社会连缀了起来,如同把纽扣缝到了衣服上。人是需要组织需要身份的,就像蜗牛需要壳,否则只能是孤零零的软弱个体。

  办公桌最重要的是它意味着自由和安全感。它捆绑你也放纵你,你之所以敢在假期跑半个地球去旅游,全仗着背后这张办公桌:钱花完了我不怕的。此刻办公桌就是你的一张沉甸甸的银行卡。

  而每月往你账户里灌进的几千元,就像给你这部手机里充的电。办公桌是支撑你生活的一根拐杖,是你的独立、自信与自由得以生长的一块土壤。正如费尔南多·佩索阿说的:“我走近我的写字台,如同它是抗击生活的堡垒。我有一种如此不可阻挡的温柔的感动。”

  工作

  如果你的工作无法和兴趣兼容,那就把它只当成工作好了——付出劳动换取薪水,就像在超市选了东西要付款,那就简单多了。

  那样的话,把你派到这个部门或那个部门、这个岗位或那个岗位,就都没有关系了,你就不会比来比去,疙疙瘩瘩。出纳或是保洁,都差不多。

  那样的话,你只需对工作负责就好了。做出纳账目别出错、做保洁把环境弄干净就行。工作本身并不怎么累人,它就在那摆着,不装,不变,不抗拒,很单纯也很实在。只要你动手,做着做着就完成了。倘若你用心,就能做得很好。

  那样的话,如果领导没有提拔你,你就不会气不忿了。你已经得到工资了,并没有被亏欠。如果别人被提拔了,你也就不会酸溜溜了,别人走了好运你也没走霉运啊。你不会对你没有奢望过的事情失望的。

  那样的话,你也不会想要结识这个结识那个,像蜘蛛一样织纵的横的关系网。走路打电话上厕所打电话吃饭都在打电话,时间长了,你会得了电话依赖症,一旦没有电话,你还难受得慌呢。

  把工作只当工作,多简单的事,工作就是你背的一个包,回到家就可以放下它,你仍然是完整的。你也仍然是单纯而清澈的。可有的人喜欢把什么都搞复杂,给一件事情上摞一堆的愿望,搞得自己头昏脑涨,身心俱疲。我们以为自己聪明呢,其实聪明过头,跑到了它的背面——愚蠢那里去了。

  饭搭子

  饭搭子指结伴吃午饭的同事。

  因为是公司指定餐厅,路上来回都是同事,独个儿的话,有点怪。

  同事们平时都各就各位,散布均匀。一到饭点,跟起化学反应了似的,呼啦啦结成团团伙伙去餐厅。剩下那么两三个人,惰性元素,就只好单着了。

  别看饭搭子们是松散的民间微型组织,其实稳定着呢。常常是一朝搭则一直搭,一搭好几年。有个同事,有点内向,他的饭搭子离职了,他就落单了,总是瑟瑟缩缩地走在第一批和第二批吃饭队伍之间的空当里,被戏称“一批半”。

  还有个中层同事,平时大咧咧,只当他没心肝。但从没见他去过餐厅,都是宁愿自费去别处吃或让部下捎。分析了一下也许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搭子:跟小年轻搭吧,聊不到一起;跟比他年长的搭吧,都是上司;同年龄层的几个吧,都是暗戳戳较劲的竞争对手。所以配个搭子并不像表面上那么随意,同事之间很难脱光角色。

  在我们公司,除了叽叽喳喳的新员工外,同一间办公室的同事搭的倒少,跨部门跨区域合作的反而多。工作距离跟私人情感成反比。大概因为工作关系太密切,难免磨破修养,露出峥嵘,易生龃龉吧。还因为工作关系越近的人,角色暗示就越强烈吧。这样的人搭伴吃饭,有加班的味道。工作是派定的,由不得自己,但吃饭却是快乐的私人行为。我们在饭搭子身上寻求的是一种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轻逸。从公司到餐厅十几分钟的路,一来一回要能聊得来。没啥可聊走一路,那个尴尬。如果专门为敲破沉默搜寻话题,更累。

  饭搭子最大的用处是解除孤单的难堪,我们害怕同事更怕领导觉得我们不合群。公司是个高度组织化社会化的团体,讲求协作,需要人情练达世事圆通,孤僻在此不是性格问题,而似能力缺陷。因为公司表彰一个员工时常说:他团结同事,有亲和力……有一两个饭搭子在旁边,路都能走得理直气壮。

  好的饭搭子还是情绪的舒缓剂,一个上午工作下来,难免疲累,倘若能一块聊聊电影、服装、球赛、美容、明星八卦什么的,呱嗒呱嗒,一下子就让脑筋跳脱了表格或文件,进入了另一个天地,也是一种享受。当然,想要聊得更私密更深刻就太难为饭搭子啦,那是朋友之间的话题。朋友是咖啡,饭搭子是可乐。

  还有一个独特的搭子团伙,就是领导班子。他们也总是同出进。这个搭子最稳定也最具有官方色彩,组合依据非投缘而是身份。它就像一枚移动的果核一样坚固,因为如果它散成各自为政的沙子,那就有点像公司也成散沙了的意思。这个搭子里的人都不坏,但会让别的搭子有意躲避,可能是它的官方气息让人略感不适。

  更衣室

  单位的女更衣室有些特别。早上把花花绿绿的女人们吞进去,几分钟后吐出来就都成了白衬衫黑西服企鹅状的了,像刷过一遍漆。而且,长发挽成了髻,耳环手链蝴蝶状的发卡镶铆钉挂流苏的靴子——反正那些闪光的叮当响的夸张的风情的全部剥除,飞扬的神采收拢些,吊着的脸展平些,高亮的嗓门调到低频,过高过低的情绪都要切换到25°C左右——跟室内空调的温度同步。于是老少模糊了,性别模糊了,胖瘦模糊了。更衣室就像个转换器,一进一出间,就被从外形到心理地修改统合了,被格式化了,就把莹啊莉啊的变成了员工10号、20号。

  一般说来,早上进更衣室时,情绪呈抑制趋势,如同化妆间即将登台的演员。匆忙、紧张,只听一阵悉悉索索声。得赶紧脱掉棉的丝的麻的衣裙,剥去自我的标签,换上严肃的化纤工装——生活内容也化纤化了,你将要面对一整天的工作——那总是紧张忙碌的,并不是真正的舞台。

  下午五点后进更衣室则刚好相反。里面滚着一串串说笑声,像一锅沸水。女孩们总是能见缝插针地寻开心。一边金鸡独立、趔趔趄趄地扯衣服拽裤腿,一边忙不迭地叽叽呱呱:哎呀你的裙子好好看,哪买的?我家猫好玩得很,老爱睡在我枕头上。咱周末去爬山吧……

  这里,谁的衣柜整齐,谁的凌乱;谁喳喳喳像麻雀,谁悄没声息像葫芦;谁喜欢艳丽,谁喜欢素雅;谁爱臭美对着镜子左照右照,谁风风火火干脆利索,都一目了然,各种习惯的性格的展示都有。

  在这里你能得到好多信息:咳嗽了用什么偏方,哪种减肥药效果好,什么牌子的咖啡好喝,哪个超市在限时促销,最近什么剧正热播……

  工作有多严肃更衣室就有多轻松,这里有的女孩子把个性和美丽释放到了近乎夸张的地步。所以即便是从家到单位这么短短的一会儿工夫,她们依然不怕麻烦,涂脂抹粉、衣香鬓影。以至于更衣室里宛如一个走秀场。

  更衣室的门是会转向的,早上对准单位,对着劳作、责任、压力。傍晚就扭转了方向,对着生活本身:回家看宝宝、和闺蜜吃饭、约会、看电影、美容、健身……一天里真正的享受就要来到了。正是因为有前者的严肃紧张,才换来了后面的生动活泼,完成了付出——享受的循环,如此才是完整的生活。